新春走基层丨C919的节后新旅程
发布时间:2024-02-22
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

2月19日,注册号为B-919D的国产C919客机准备执行MU5137航班任务,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飞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。图为旅客登机前,工作人员在做准备工作。 左翰嫡 摄

套上亮绿色工作服,穿上加装了防护钢板的劳保鞋,姚庆峰到达上海虹桥国际机场601机位时,手机显示时间是2月19日上午11点40分。一架白色涂装的C919客机静静停在机坪桥位前方,作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机务人员,姚庆峰和同事们需要为这架客机进行一次全面的航前“体检”。

姚庆峰紧张有序工作之际,进出港航班发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。他爬上梯子,专注地查看机身蒙皮及外部构件是否有损伤。这架注册号为B-919D的飞机是东航接收的第3架国产C919客机,机龄0.2年,数十吨重的机身分布着各类重要部件,需要5名机务人员配合开展航前检查,包括6个大项及若干个分项。每完成一个分项,姚庆峰都要在航前工作单的相应位置签名确认,一趟下来要签36次。

顺时针绕机检查一周后,姚庆峰来到客机前起落架处,将测漏液喷洒在机轮上,观察是否出现气泡。随后,他用胎压表检查轮胎气压并记录下数据。班组长顾晓松在一旁轻声提醒:“记得随时清点工具。”

此次航程,B-919D需要执行MU5137航班任务,搭载142位旅客飞往1000多公里外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。自今年1月东航C919开通上海虹桥—北京大兴新航线以来,机务人员变得更加忙碌,顾晓松却乐在其中:“我们越忙,就说明C919飞得越好。”

3年前,抱着“去看看中国自己的大飞机”的想法,顾晓松主动申请加入了东航技术公司国产飞机维修部。如今,他已经对C919的检查流程了如指掌:“比较复杂的是驾驶舱内的检查,机务人员需要对100多条信息进行逐一甄别,并采取相应的检查措施。”

中午12点47分,B-919D的“体检”告一段落,与姚庆峰确认技术状况后,东航C919客机机长李晓亮接手了这架飞机。在此之前,他在“东航之家”航前准备大厅进行了酒精检测和血压测量,并在航前准备会上向机组人员分享了天气信息:“大概率只会出现轻微颠簸,但大兴机场那边风比较大,要多加注意。”

今年是李晓亮从事飞行员职业的第20个年头,16500余小时的飞行时长中,有500个小时属于C919机型。“虽然现在只是零头,但这个数字的占比会越来越高。”李晓亮告诉记者,春节期间,飞行员照常排班,自己大年三十还在执行飞行任务。和李晓亮一样,东航现有4架C919也都保持“在岗”状态,8天假期共执行66个商业航班,服务旅客9670人次。

在计算机中更新实时飞行计划、开展设备测试……驾驶舱内,李晓亮和副驾驶按照分工有条不紊地操作着。此时,本次航班的乘务长范依蕾正组织乘务员们检查客舱应急设备、环境卫生,清点机供品数量,关注无陪儿童等特殊旅客的位置,“像家长一样,有很多东西要操心。”

下午2点55分,停靠在远机位的B-919D迎来了本次航班的旅客。舱门处,范依蕾与同事们面带微笑送上问候:“新年好,欢迎登机。”

走进客舱,“开阔”是C919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。飞机采用两舱布局,2.25米的过道高度和下拉式行李舱设计营造出舒适的顶部空间,164个亚麻色座椅搭配七彩穹顶灯光,让人耳目一新。

上客过程中,李晓亮向塔台发送了一条申请放行的信息,不一会儿就收到了管制员的回复,告知今天使用的跑道、离场方式、巡航高度及应答机编码。下午3点15分,客舱舱门关闭,飞机沿指引的路线缓缓滑行至跑道外,等待塔台的起飞许可。

“东方5137,可以进入跑道,跑道36左。”随着管制员一声令下,开足马力的B-919D在跑道上腾空而起,掠过笼罩在虹桥机场上方的薄雾,稳稳向上爬升。

大约20分钟后,飞机到达巡航高度。“得到机长指令,我们已经进入平飞,大家可以开展服务了。”范依蕾经由内话系统发出指令,乘务员们推出餐车,开始给旅客发放机上餐食。

范依蕾经常执飞的机型有4种以上,但在执飞C919时,她总是带着不一样的感情:“全球首架C919客机交付时就是我‘接’过来的,从浦东机场到虹桥机场,总共飞了25分钟。去年5月28日,我又带队完成了它的首次商业载客飞行任务,可以说与国产大飞机缘分很深。”

更让范依蕾自豪的是,飞行中经常能遇到专门为乘坐C919而来的旅客,有的会事先做好攻略,对机内的标识、景观位分布情况一清二楚;有的还特意绕道至上海虹桥机场、北京大兴机场和成都天府机场出发,只为一睹国产大飞机的风采,“这次航班的旅客中,也有不少是专程来‘打卡’C919的。”

经过1个多小时的飞行,飞机顺利降落在北京大兴机场。送别最后一位旅客,范依蕾和同事们讨论起近期在新闻中得知的好消息——C919首次走出国门,前往新加坡参加航展。

“新年新气象。”望着霞光中的B-919D,范依蕾觉得,等待着这个大家伙的不仅是2个小时后的返程,还有未来更远、更美的旅程。(作者:左翰嫡

编辑人员:陈丽霏

新春走基层丨C919的节后新旅程

发布时间:2024-02-22 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字体大小: 分享至:

2月19日,注册号为B-919D的国产C919客机准备执行MU5137航班任务,从上海虹桥国际机场飞往北京大兴国际机场。图为旅客登机前,工作人员在做准备工作。 左翰嫡 摄

套上亮绿色工作服,穿上加装了防护钢板的劳保鞋,姚庆峰到达上海虹桥国际机场601机位时,手机显示时间是2月19日上午11点40分。一架白色涂装的C919客机静静停在机坪桥位前方,作为中国东方航空公司的机务人员,姚庆峰和同事们需要为这架客机进行一次全面的航前“体检”。

姚庆峰紧张有序工作之际,进出港航班发出的轰鸣声不绝于耳。他爬上梯子,专注地查看机身蒙皮及外部构件是否有损伤。这架注册号为B-919D的飞机是东航接收的第3架国产C919客机,机龄0.2年,数十吨重的机身分布着各类重要部件,需要5名机务人员配合开展航前检查,包括6个大项及若干个分项。每完成一个分项,姚庆峰都要在航前工作单的相应位置签名确认,一趟下来要签36次。

顺时针绕机检查一周后,姚庆峰来到客机前起落架处,将测漏液喷洒在机轮上,观察是否出现气泡。随后,他用胎压表检查轮胎气压并记录下数据。班组长顾晓松在一旁轻声提醒:“记得随时清点工具。”

此次航程,B-919D需要执行MU5137航班任务,搭载142位旅客飞往1000多公里外的北京大兴国际机场。自今年1月东航C919开通上海虹桥—北京大兴新航线以来,机务人员变得更加忙碌,顾晓松却乐在其中:“我们越忙,就说明C919飞得越好。”

3年前,抱着“去看看中国自己的大飞机”的想法,顾晓松主动申请加入了东航技术公司国产飞机维修部。如今,他已经对C919的检查流程了如指掌:“比较复杂的是驾驶舱内的检查,机务人员需要对100多条信息进行逐一甄别,并采取相应的检查措施。”

中午12点47分,B-919D的“体检”告一段落,与姚庆峰确认技术状况后,东航C919客机机长李晓亮接手了这架飞机。在此之前,他在“东航之家”航前准备大厅进行了酒精检测和血压测量,并在航前准备会上向机组人员分享了天气信息:“大概率只会出现轻微颠簸,但大兴机场那边风比较大,要多加注意。”

今年是李晓亮从事飞行员职业的第20个年头,16500余小时的飞行时长中,有500个小时属于C919机型。“虽然现在只是零头,但这个数字的占比会越来越高。”李晓亮告诉记者,春节期间,飞行员照常排班,自己大年三十还在执行飞行任务。和李晓亮一样,东航现有4架C919也都保持“在岗”状态,8天假期共执行66个商业航班,服务旅客9670人次。

在计算机中更新实时飞行计划、开展设备测试……驾驶舱内,李晓亮和副驾驶按照分工有条不紊地操作着。此时,本次航班的乘务长范依蕾正组织乘务员们检查客舱应急设备、环境卫生,清点机供品数量,关注无陪儿童等特殊旅客的位置,“像家长一样,有很多东西要操心。”

下午2点55分,停靠在远机位的B-919D迎来了本次航班的旅客。舱门处,范依蕾与同事们面带微笑送上问候:“新年好,欢迎登机。”

走进客舱,“开阔”是C919给记者留下的第一印象。飞机采用两舱布局,2.25米的过道高度和下拉式行李舱设计营造出舒适的顶部空间,164个亚麻色座椅搭配七彩穹顶灯光,让人耳目一新。

上客过程中,李晓亮向塔台发送了一条申请放行的信息,不一会儿就收到了管制员的回复,告知今天使用的跑道、离场方式、巡航高度及应答机编码。下午3点15分,客舱舱门关闭,飞机沿指引的路线缓缓滑行至跑道外,等待塔台的起飞许可。

“东方5137,可以进入跑道,跑道36左。”随着管制员一声令下,开足马力的B-919D在跑道上腾空而起,掠过笼罩在虹桥机场上方的薄雾,稳稳向上爬升。

大约20分钟后,飞机到达巡航高度。“得到机长指令,我们已经进入平飞,大家可以开展服务了。”范依蕾经由内话系统发出指令,乘务员们推出餐车,开始给旅客发放机上餐食。

范依蕾经常执飞的机型有4种以上,但在执飞C919时,她总是带着不一样的感情:“全球首架C919客机交付时就是我‘接’过来的,从浦东机场到虹桥机场,总共飞了25分钟。去年5月28日,我又带队完成了它的首次商业载客飞行任务,可以说与国产大飞机缘分很深。”

更让范依蕾自豪的是,飞行中经常能遇到专门为乘坐C919而来的旅客,有的会事先做好攻略,对机内的标识、景观位分布情况一清二楚;有的还特意绕道至上海虹桥机场、北京大兴机场和成都天府机场出发,只为一睹国产大飞机的风采,“这次航班的旅客中,也有不少是专程来‘打卡’C919的。”

经过1个多小时的飞行,飞机顺利降落在北京大兴机场。送别最后一位旅客,范依蕾和同事们讨论起近期在新闻中得知的好消息——C919首次走出国门,前往新加坡参加航展。

“新年新气象。”望着霞光中的B-919D,范依蕾觉得,等待着这个大家伙的不仅是2个小时后的返程,还有未来更远、更美的旅程。(作者:左翰嫡

编辑人员:陈丽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