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热点资讯 > 综合要闻

“红包”礼金上交后 长舒了一口气——从绵阳廉政账户看干部收受“红包”礼金专项整治

发布时间:2014-12-25 15:44:15 来源:四川日报 字体大小: 分享至:

最近,绵阳市纪委监察局会计杜海蓉养成一个习惯:下班前,总要粗略统计一下自己管理的廉政账户上的数据。“专项整治启动以来,绵阳市形成一个“红包”礼金上交小高潮,最多一天市纪委廉政账户可收到20笔上交的‘红包’礼金。”12月21日,杜海蓉对记者说。

按照省委安排部署,11月中下旬到12月底前,在全省范围集中开展领导干部收受“红包”礼金问题专项整治。成效如何?记者近日走进“红包”礼金专项整治成效较显著的绵阳市采访。

心态

官员坦陈“红包”犹如烫手山芋

绵阳市某局的马先生是该局分管业务的副科级干部。“把‘红包’交了,如同甩掉烫手山芋,吃饭睡觉都安稳。”马先生感慨。

今年10月的一天,马先生驱车刚到家,一个信封从后车窗“飞”进来。打开一看,信封中装有一叠钱,约数千元,正疑惑间,手机铃声响起,原来是打过几次交道的服务对象张某,“一点小意思,不成敬意。”

马先生让对方拿回去,但张某说“只是感谢马科长过去对我工作的支持。”无奈,马先生只好原封不动把“红包”放家里。

11月,马先生手机上收到信息:市上开展领导干部收受“红包”礼金专项整治。随后,电视、报纸等媒体上,广泛宣传专项整治政策要求、举报电话、廉政账户等。不久,局里要求中层以上干部,向社会公开承诺拒收“红包”礼金,“承诺时,我心头都在打鼓。”马先生事后说。

更让马先生坐不住的是,市纪委会同财政、审计组成的专项检查组到其所在部门展开整治专项检查。而此前从媒体上他得知,市委班子成员带队到各县(市、区)、市级部门开展督查,将领导干部遵守严禁收受“红包”礼金规定的情况,列入年度述责述廉和廉政报告重要内容。市委向副县级以上干部发放提示卡。市级各部门一把手也被市纪委约谈,部门内部也开展廉政约谈。“交了,组织会不会认为是我主动索要的?不交,被查出来怎么说得清楚?”被折磨得寝食难安的马先生最后决定“给组织说清楚。”于是,实名将这份“红包”礼金如数存入市纪委廉政账户,并电话说明原因。“放下电话,长舒了一口气。”

方式

消除顾虑 上交“红包”可实名可匿名

“在收受‘红包’礼金专项整治中,这位马科长的心态具有一定典型性。”绵阳市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主任赵成云说,从领导干部交纳“红包”礼金心态来看,一些干部是在收受“红包”礼金专项整治高压态势下,感觉没有不透风的墙,与其被组织查到,不如主动上交;另一些干部是主动上交推拒不掉的“红包”,“这方面应该占很大比例。”

专项整治工作中,设立廉政账户接受上交“红包”礼金的做法,在全省较普遍。绵阳市两级纪委都公布了廉政账户,上交“红包”的人有多种选择,既可以在银行ATM机上交,也可以在柜台上交,还可网上转账。同时,可以实名也可匿名上交,“统一账户利于对上交‘红包’的规范管理;上交方式上的多种选择,可打消一些干部的顾虑。”赵成云说。

但据记者了解,更多人是到银行柜台上交,因为ATM机回执上不能显示户名,而柜台回执上既有账号对应的户名——“绵阳市纪委监察局”,又可以实名。“上交‘红包’人员非常看重回执内容,因为一旦‘东窗事发’,回执是‘说得清楚’的重要证据。”当地一知情人告诉记者。

访谈

“红包”礼金谁在送谁在收

——对话四川大学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史江

近年来被查出的领导干部腐败案件中可以看出,党员干部贪污受贿许多都是从收受“红包”礼金开展的。针对“红包”礼金那些事,12月21日,记者采访了四川大学行政管理学院教授史江。

记者:哪些人在收受“红包”礼金?

史江:一些领导干部,是被人赠送“红包”礼金的重点人群,因为领导干部往往在人事、审批、财务方面拥有不小的权力和影响力。一些干部虽然位置不高,但手中掌握的权力较大,也是被人重点“关照”的人群。比如,手中掌握项目审批、实施、控制、管理权等方面的人。

记者:哪些人在赠送“红包”礼金?

史江:企业主所占比例较大,为与其经营有关的政府部门官员联络感情,往往主动赠送“红包”礼金。还有一种类别是公款“红包”礼金,在中央出台“八项规定”前,政府机关、国有企业用公款送“红包”的情况较多,有的是为方便单位办事联络感情,有的是用公款强化私人情感,将工作关系“庸俗化”,为今后个人发展打基础。

记者:哪些时间段收受“红包”礼金多?

史江:过年过节是一些领导干部收受“红包”礼金的高发期。同时,领导干部生日、生病住院、婚丧嫁娶也是高峰期。

 

编辑人员:政务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