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热点资讯 > 综合要闻

扎东:尤日村的逆行者

发布时间:2019-12-02 14:53:29 来源:廉政瞭望 字体大小: 分享至:

11月17日,阿坝州壤塘县蒲西乡尤日村和以往一样安静,数月前发生在这里的一场特大洪水更像是一场“梦魇”。尤日村人说他们无论如何都无法忘记这一场百年不遇的洪水,因为这场洪水不仅仅打扰了家园清宁,还带走了家乡英雄——扎东。

2019年7月19日,尤日村村民监督委员会委员扎东,为了保护村寨,在抗洪过程中牺牲了。

1575273252312180.jpg 

村里留下了许多扎东乐于助人的故事。

 

从阿坝州壤塘县出发,沿着317国道旁的杜柯河一路顺流而下,会在一个岔路口看见向左是尤日村的指示牌,尤日沟河在这里汇入杜柯河。

依山沿河行驶14公里,乡道两边山上的树零星挂着一两片红叶,稀落的样子很难让人想起此时正值赏红叶的节气。“今年雨水太多了,叶子变红之前就掉了。”这是尤日村人的解释。

尤日沟的水是清亮的,水势也不大,很难想象3个月前这里曾经发生过一场特大洪水。

河床上,大型建材随处可见,还有从山体滑落下来的碎石和横七竖八的树干。峡谷间偶尔一阵风穿过,摇动河坎上一片经幡丛林,经幡有些褪色,它们是尤日村人对“7·19特大洪水”中,逝去的包括尤日村监督委员会委员扎东在内的三条生命的敬意。

永不停歇的“出走”

夏季,是阿坝州牧民们离开居所,远赴夏季牧场放牧的日子。年轻的牧民们会赶上牛羊,穿过草地,走上百里路,度过阿坝州最美的3个月后,才慢慢回到定居点的家。

今年夏天的雨水尤其多。对于蒲西乡尤日村人来说,7月18日夜里的那场雨,他们至今记忆犹新。连日降雨使得山体土壤含水量饱和,也打开了泥石流倾泻的闸口。村里的老人回忆起那天的场景,说:“我自幼生活在这里,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洪水。”

7月19日上午9点,泥石流冲到村里,和着河水,翻过了河堤,冲出了路面。山洪突然而至时,整个尤日村里几乎只有老人和小孩。51岁的共产党员扎东听上游来人说河水涨得厉害,拿上一把钢钎准备出门。

“你又要去哪里?不吃饭吗?”妻子金拉对着正将一双破烂雨鞋套在脚上的扎东说。

“来不及了,水都快把寨子淹了。”

话音未落人已经冲了出去,金拉没再多说什么。共同生活的几十年里,她已经习惯了丈夫的“离家出走”。

尤日村村民以畜牧业为主,牦牛是每家每户重要的经济来源,但放养范围太广,牦牛走丢时有发生。每每听到谁家的牛走丢了,就是扎东“出走”的日子。扎东的姐夫乌鸦告诉记者,“扎东才不管(丢牛的)是不是他的亲戚,他都会装上糌粑,骑上马去找牛儿。”

2010年8月,同村的文件家里丢了32头牦牛,扎东花了十多天时间成功地将它们如数追回。2012年他又追回了斯龙真家里丢失的52头牦牛,这一次他辗转了多个远牧边界地区,历经一个多月才回家。多年以来,扎东早已成为全村人心里的“寻牛大侦探”。

“我们粗略统计了一下,扎东前后寻回丢失牛马200余头,价值160余万元。为群众挽回了巨大的经济损失。”尤日村支部书记泽文生说。

同为监督委员会成员之一的罗布,是村里退休的老支书。他向记者透露了一个细节,扎东是在两次寻回牦牛期间积极要求入党的,“他入党很顺利,这是有原因的。他热心村里的事情,把大家的事情当做自己的事情,从始至终都没有变过。”

看着丈夫出门的背影,金拉没再多说抱怨的话,在她看来,7月19日那天上午出门的扎东,不过是又一次“出走”,只是她没想到,这次的逆行,让他没能再回来。

“先顾别人,才顾自己。”

洪水来得比想象中迅猛。扎东出门不久,河水开始飞涨,平时安静的河谷里回荡着“轰轰”的闷响声,不一会儿山洪卷着巨石和树木冲向村庄。他立即组织村里人转移被洪水围困的老人。

家住在河道旁的健斯婆婆今年已经89岁了。腿脚不方便的她,只能眼睁睁看着洪水冲进家里,院子里的木材、贮存在一楼的粮食一瞬间不知去向。扎东对着自己的发小标兵高喊:“咱俩得去救她!”不一会儿,惊慌的老人被背到了地势更高一些的邻居家。

回想起当天的情景,健斯依旧觉得“心惊肉跳”,她说:“如果没有他们,我早就死了。”

就在洪水蓄积得更多之前,扎东他们成功转移了10余名老人和儿童,并紧急通知20多户30余名老年人爬上自家二楼避险。

这不是扎东第一次救人。和扎东从小一起长大的标兵说,扎东对于他而言远不止是“开裆裤朋友”这么简单——“他救了我儿子的命。”

24年前的夏天,扎东和标兵各自带着儿子在牧场放牛。标兵4岁的小儿子不小心掉进了河沟里。正值丰水期的河沟,水流大,流速快。刚好看见这一幕的扎东,二话不说就扎进河沟里,把孩子从冰凉的河水里举了起来。

“扎东总是先顾别人,才顾自己。”标兵说。

也正是因为他的无私,在村民中间,扎东有着很高的威望。2014年,尤日村成立村务监督委员会,扎东被村民推举成为委员之一,也是三个委员中唯一一个从未在村里担任职务的人。

自那之后,扎东更加积极地参与村里的事务。2017年,尤日村研究讨论“联户牧场”项目实施过程中,扎东结合自己对当地情况的了解,提出了10多条意见。后来到集体经济发展、集体分红时,作为监督委员会委员之一的扎东,认真审查承包人资格,一同协助研究制定村级集体经济管理制度。

金拉告诉记者,扎东的文化水平不高,但是为了算清每一户的钱,他经常在晚上做功课。“他说,即使只有三块五块,那也是老百姓的钱。”

“扎东认真对待这份组织交给他的任务,积极主动承担工作,充分发挥监督委员的职责。”这是蒲西乡党委副书记陈登月对扎东的印象。

2017年,尤日村开始实施乡村道路硬化。一方面担心施工队偷工减料,一方面为了做好村民和施工队之间的沟通协调工作,扎东直接把床搬去工地,和施工队同吃同住。

罗布说,“三个月的时间,他都成了施工人员之一,别人干什么活,他都跟着干。有矛盾的时候,他就进行调解。关键是,他一分钱都不拿。”村里有人善意地笑他“脑壳有问题”,他也从来不在意。

回忆起扎东在监督委员会的工作,泽文生说:“自他担任村民监督委员会委员以来,我肩上的担子就轻松了许多,很多时候他都自觉地投身到工作中,不用催、不用担心,交给他的事,他总能完成得很好,是我的得力助手。”

“不称职”的丈夫和父亲

到了19日中午,洪水丝毫没有减弱的趋势。没多久堡坎内的积水就达到了近两米,要不了多久尤日村就会被淤积的水流吞没。扎东和另外两名抢险队员商议,当务之急是泄洪。混乱之下,一时找不到绳索。三个人就将扎衣服的腰带取下来,一头捆着自己,另一头让罗布和乌鸦在岸上拽着。

“他们想要用手上的钢钎撬动河堤堡坎,但是速度太慢了。后来,他们就借用洪水之力,用圆木撞击堡坎,想要弄出泄洪口。”

“再放一点绳子,不然够不到……”扎东对着岸上的同伴呼喊,这是他牺牲前说的最后一句话。15点,在湍急的水流和扎东三人的撬动下,堡坎上打出了一个泄洪口。但扎东没有想到,这个救了全村人性命的泄洪口,要了他的命。陡然多出来的一个口子,让洪水猛然直下,水速之快冲断了扎东身上的绳子,也卷走了迎着水势而战的三个人。

当天,扎东在吾依乡卫生院当医生的小儿子更尕泽旺,正在外地参加培训。得知家乡受灾后,开始坐立不安。想到父亲平日总是冲在最前面,他给父亲打了30多次电话却始终无人接听。“我怎么也想不到,一天前他还在叮嘱我好好珍惜培训机会,要为群众多办实事,第二天,他就牺牲了……”

其实,在村民眼里如同“活雷锋”的扎东,在家里甚至算不上一名称职的丈夫、父亲。在大儿子耿州的印象中,父亲常年为村里事情“出走”,家里所有的事情都是母亲操持。母亲患有先天性心脏病,有时候会有抱怨,但从来都从行动上支持,他和弟弟也从来都敬畏父亲,“他是了不起的”。

“我说的话他从来不听,但这就是他”,提起丈夫,金拉觉得自己的抱怨很早以前就已化为理解。

7月20日上午,洪水从尤日村退去。在距离村里近10公里的尤日沟河下游河床,搜救组找到了扎东的遗体。

“这里是我的家乡,这里的每一个人都是我的亲人,作为一名共产党员,为民服务是我的职责。”这是扎东生前常对家人说的话,也成了他一直在践行的箴言。

2019年9月18日,中共阿坝州委追授扎东“阿坝州优秀共产党员”称号,要求全州各级党组织要把认真学习扎东同志先进事迹纳入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教育。

编辑人员:王婧杰